版本选择:[English][绿点微博]
站内搜索:
联系我们
高校协会之家
项目动态
【声音】流溪河备用水源被腰斩,科学么?
来源:珠江水在说 作者:晏磊 发布时间:2017-01-03 查看次数:279

 

流溪河是广州唯一可控的后备水源地,也是唯一一条流域全境均在广州市管辖范围内的河流。流溪河与其相连的巴江河、珠江西航道等水域,被称为西部水源地,曾经是广州市最主要的自来水水厂来源。目前,广州的白云、从化、花都等区,仍有从流溪河取水。

20年来,传统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导致了资源高消耗、环境高污染,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大量直接排放,使流溪河下游、珠江西航道、后航道等河流水体污染首当其冲,加之水污染治理滞后,缺乏管治力度,致使流溪河等流域的水质长期无法达到类水质标准(即最低供水标准),某些河段污染物超标,甚至恶化为类或劣类水质,使得广州市长期处于饮用水的高风险环境中。

虽然广州市持续努力,连续多年投入重金,进行截污整治和沿岸污染源控制或清理,流溪河水质尤其是下游的花都、白云河段,一直徘徊在类或劣类,远远无法达到饮用水取水最低的水质要求。亚运会前,广州市远赴西江取水,广州人从此喝上了从三水思贤窖送来的干净水,告别了饮用流溪河脏水的历史。除了西江之外,顺德水道和东江,也都成为了广州的水源地,供广州部分区县使用。

而流溪河这条广州土生土长的河流,则变为备用水源地。所谓备用水源地,就是在如西江上游(两广交界处)发生紧急污染事件,顺流而下的污染物浓度太高,对三水思贤窖的西江取水口造成污染威胁时,广州就必须启动再从流溪河取水,以供全城百姓饮水安全。所以,虽然目前广州中心城区的居民人已经不喝流溪河的水,但流溪河对于广州人的饮水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污染风险越来越高,流溪河重要性也越来越高

 近年来,广西的经济高速发展,沿海发达地区的污染企业,也随之向西江上游,尤其是两广交界地带转移。同时,两广交界的广西梧州、贺州等地,重工业和采矿业也日渐发达,突发的水环境污染事件也逐年增多,对饮用西江水的广州人,几次敲响过警钟。

20137月,广西贺州市发生水体镉、铊等重金属污染事件。贺江被污染的河段约110公里,从贺江马尾河段河口到广东省封开县,不同断面的污染物浓度从1倍到5.6倍不等。污染源基本确定为上游沿岸冶炼、选矿企业。

2012115日,广西河池地区的龙江发生镉污染事件,龙江下游汇入柳江,而柳江则是西江的重要支流。

此外,2005年和2010年曾两次在北江爆发重金属污染事件,而广州市民从北江和西江交汇之处思贤窖取水,这些事件仍让广州人心忧不已。

20147月,珠江-西江经济带规划上升为国家级战略规划,这一举措对促进广东、广西经济一体化,探索我国跨省区流域经济合作发展的新模式有十分重要意义。

不过,这也引起部分环境学者和环境爱好者的担忧——经济发展会不会带来更多的污染,两广经济合作会不会加剧污染企业进一步向西江上游转移的趋势。广州人的饮水污染风险越来越高,则对流溪河战略备用水源地的治理产生了更迫切的关注。2013年,广州首次颁布了流溪河保护条例,这催生了4家专门关注流溪河流域治理和水质安全问题的环保组织。

 

专家观点,腰斩流溪河水源,经济发展带动污染治理?

 此次,白云区水务局拟定对流溪河李溪坝以下流域,做出水源地区划调整的消息,牵动了不少环保爱好者的心。

白云区的此次调整,是为流溪河沿线的部分工业园规划和地产项目松绑,因为作为水源地保护区的李溪坝,让广州空港经济区、白云综合服务功能区、民营科技园、广州航空产业基地等重点项目的环评,无法获得通过并落地。

李溪坝位于花都区花东镇,靠近新白云机场,是流溪河上一个重要的水质监测断面。流溪河全长170公里,李溪坝属于下游,而从李溪坝向下游走去的近30公里的流域,也是流溪河水量最大的河段。

李溪坝以下,虽然名义上是水源保护区,现状却是农民房多、小厂房、养殖场和低级工业园多,无论是小型治污设备还是集约式的截污和治污设施,都非常缺乏,生活污水、工业污水和农业污水大量向水体里直排。水质常年徘徊V类或劣V类(即最差水质标准),这样的水是没办法送到自来水厂的。水源保护地名存实亡,而按照广州市流溪河整治条例规划的要求,李溪坝以下在2025年,要达到优于三类水的标准。

对于流溪河李溪坝以下流域这种区划的调整,相关高校和研究院所的专家认为,流溪河污染由来已久,如果想彻底治理达到三类水要求,必须耗费巨量资金。广州市目前负责河涌治理的单位是市水务投资集团,由于前期投资过多,回报却较少,水务投资集团已然负债累累,难以拿出更多的资金对流溪河进行投入。同时,作为河段主管地区的白云/花都两区,经济相对落后,财政支付能力有限,也拿不出太多的资金投入污染治理。

专家表示,松绑有可能会带动白云、花都两区的经济发展,从而让两区财政收入有所增加,日后会有更多资金投入治污。同时,也会给水务投资集团在流溪河鸦岗地区的旧村改造地产项目,带来有利契机;此外,高标准的工业园区进驻,有可能改变当地散乱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通过产业调整与合并,提高生产效率。工业园区也会建设高标准的集约式截污和治污设备,从而实现有效减排。

 

环保组织的七个疑问

 不过,一直关注水环境保护的珠江水联合行动的环保组织工作者和环境爱好者却对专家的观点,表示出深深的忧虑,并提出以下七个疑问:

第一、李溪坝以下的流溪河段,是流溪河径流量最大的河段,一旦取消其备用水源地地位,那么李溪坝以上的流溪河河段,将有更重的战备供水压力。如果在秋冬枯水期间,西江、北江、东江等地同时出现严重紧急的水污染事件,李溪坝以上河段的水量,是否能支持整个广州的饮用水需求?

第二、上一轮的水源地区划规划,是2011年规划并确定的,当时据称是考虑最充分的规划,但不到四年时间便要取消原有规划,尤其是所涉范围很广,例如珠江西航道和李溪坝下游的取消,会不会太过仓促?环保组织也质疑这四年对水源地的保护治理工作,是否做的不够到位?

第三、从历史经验来看,经济发展尤其是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只会带来更多的污染物排放;同时,工业园的建设和发展也常常出现,环保设施建设在图纸和规划上写的很好画的很棒,但到了真正落实的时候,却被排在最末尾的位置,有的工业园甚至完全忽视规划,不去建设污水处理厂,使得污染控制成为白纸一张。那么,松绑后的几大工业园区,是否还能按照原规划,高标准修建好污水处理厂和截污设施?是否能提前建设好各项污染防控设施?在给周边老百姓带来经济活力的同时,是否也可以保证有效的污染控制?

第四、水源保护区一旦取消,会有更多不可控因素进入,譬如更多的工业建设项目,更多的餐饮项目、养殖场项目以及大量村镇级别的工业项目也可能获得松绑,这可能给当地环境带来更多污染风险,也给污染控制和环境执法带来更多的困难。而污染一旦加剧,会不会日后将会让后届政府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治污排污?

第五、一些从事有机农业的环境爱好者也表示,李溪坝以下的流溪河沿岸,也是广州市蔬菜和养殖业基地,是广州重要的菜篮子工程,日常取水是从流溪河支流获取,因为污染没那么厉害。但一旦水源地取消,污染可能加重,是否会影响农业灌溉的取水安全,也影响蔬菜和养殖业的质量出品?

第六、去年颁布的流溪河保护条例,其中对于李溪坝下游的治理目标是2025年前达到优于三类水,但一旦取消水源保护区,是否代表未来李溪坝下游的治理要求会放松?

第七、如果放开这些工业园项目进入流溪河旁,对花都区、白云区目前的环境承载量,是否会造成巨大冲击?是否有对当地的环境承载限度,进行合理评估?

(文章作者 晏磊,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2011 gpactio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Coolhoo Support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岗顶龙口西路219号聚龙阁2103房 办公电话:020-84054109
邮箱:gpaction@vip.163.com
返回顶端
让大学生成为环保行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