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选择:[English][绿点微博]
站内搜索:
联系我们
高校协会之家
协会动态
被遗弃的村庄
来源:绿点 作者:绿点 发布时间:2017-11-11 查看次数:408

2017年的国庆长假,当别人都在各地秀旅游、秀美食的时候,我们在九江湖口县的工业园区不知所向地漫步,灰色的雾霾笼罩着上空,有毒的气体扑面而来。我们已经放弃了对鼻口的掩护,因为我们只消再忍耐几个时辰,然而,柘矶村的村民可以躲避这些刺鼻气味的袭击吗,他们或许需要把自己的一生寄托在这里。
柘矶村,同中国所有小乡村一样,隐藏在小山沟里,只有一条公路经过村口,但因为金砂湾工业园,这里变得不再普通。柘矶村离工业园太近了,甚至可以说就身处其中。中星医药、力山环保等化工企业赫然环绕在柘矶村边缘,工业园以其独有的方式与村民建立了长久的联系,他们悄悄地偷走了柘矶村赖以生存的新鲜空气,然后在复杂的化学方程式下,产出了无数村民叫不出名的化学气体,村民称其伴有强烈刺激性气味,长久呼吸易使人昏厥

气味本是文字所无法表达的,非亲身体验而不知。但一想到柘矶村这九年所受的呼吸之苦,我希望能用文字还原气味,让大家切实感受一下身处毒气之村的悲与痛。
10
5日,微雨。一踏入柘矶村,一股死鱼般的腐臭便扑鼻而来,要知道,我们上一次闻到这样美妙的味道可是在工业园深处,怎敢设想在这样一座安宁的村庄会有如此格格不入的臭味?

走访了几户村民,他们都无奈表示:一年到头都是这样。小卖店叔叔无奈地笑着说:下雨天的空气比平时好多了(比如今天),若是炎热的夏天或风向往这边来的时候,只怕是更难忍受。附近多是化工企业,排放的气体不仅有刺激性气味,还可能有毒。而且企业常常选择在深夜排放气体,严重的时候,都会因为气味无法入睡。小卖店的大妈抱怨连连,深处烟尘滚滚的村庄里,她既不能在外面晾衣服,也不能经常拖地,因为烟尘会迅速吸附在上面,白的也会变成灰的,甚至黑的。 还有一件更为蹊跷的事,从工业园落成以来,村里出生的孩子保持九女一男的比例,村民的解释是,可能和气体呈酸性有关。气体有毒自然是村民的推测,没有经过检测,但如果这样的气体尚属合格,那只能说柘矶村民的肺实在是异于常人了。

柘矶村之所以不普通,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2014
年湖口县政府同意对柘矶村村民自主迁移提供相应补偿,自此柘矶村村民将陆续迁出,柘矶村成为金沙湾工业园最后一个迁移的村子。对于柘矶村村民来说,搬迁究竟是忧是喜,或许每个人都难以言尽。2004年工业园区落户,到2013年村民开始争取搬迁补助,柘矶村民忍受了九年的呼吸之苦,最后决定离开家乡,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为艰难也是最残酷的决定。他们说,就是打死也不愿意走,谁想离开自己的家乡呢?现在就跟逃难一样。可是,他们除了逃避,别无选择,因为为了下一代村民性格虽然温和,但面对这样的环境,也不是没有反抗过。他们曾多次向县政府举报当地企业非法排放气体,无果。他们曾请环保局来监测气体,环保局给出对人体无害的报告,无果;严重时县政府果真责令企业停工整顿,没几日复工,无果。他们清楚其中内情,对企业治理已经绝望,或许,在政府心中,柘矶村千百人的健康,远远不及湖口县的创收来的重要。最后,他们只能选择离开,这是最坏的结果,他们或许早就想到,总有一天,他们会携妻带子,和这片生养了他们的土地来一次彻底的告别,从此,湖口,再无柘矶村。

2013年,在没有人牵头的情况下,柘矶村民自发向县政府联名上书,无果。再次联名上书,无果。他们对县政府不抱希望,于是每户出派一名妇女代表,决定上访九江市政府。清晨,在登车之前,县政府的人拦了下来,于是,县政府同意和村民接洽。柘矶村民提出两个要求,要么撤离工厂,要么对村民提供搬迁补助,政府同意了后者,并与村民签署合同。合同规定,政府对自愿归还土地搬离柘矶村的村民,户主未满60岁者,每户实行一托三,即每户可廉价购买三套安置房。两年的上访之路,柘矶村民为自己争取到了搬迁的补偿,得之不易,可是这九年的呼吸之痛又岂是这几套安置房可以补偿的呢,而他们将永远失去的,将是他们的柘矶村。在他们心中,政府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低价收回土地,高价卖给企业,头顶滚滚的浓烟,只怕会更加肆无忌惮吧。尽管2014年已经达成协议,可如今仍有大部分村民未搬离,原因在于县政府现在还无法提供足够的房源,目前还不足每户一套,更别提每户三套了。政府的诺言一天不兑现,村民就要多忍受一天。眼前的阿姨似乎很淡定,如果他们耍无赖,我们就再去闹。或许,对于过去的九年,再等那么一段时间,实在微不足道吧。

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解。为什么政府会同意企业在村庄的周边建厂?为什么企业违法排放气体、污水不会受到监管与处罚?为什么是柘矶村民离开而不是工厂离开?为什么村民已经选择离开了政府还迟迟不同意搬迁补偿?难道,政府一定要把柘矶村逼到绝境吗?难道在湖口县政府心目中,生在湖口长在湖口的柘矶村民还不如从长三角迁移来的工厂重要吗?沿途走来,有的屋子的大门和窗户敞开着,空无一人,青藤和爬满了斑驳的老墙;有的人已经打包好了行李,我们拜访之际,老人带我们参观菜园回顾过往,道尽衷肠;有的人仍然不紧不慢地在小卖店聊着天、打着牌,他们不愿在焦虑之中等待,等待着离开。没有人能够知道,究竟是柘矶村人遗弃了他们的家乡,还是县政府遗弃了柘矶村?总之,我为现在的柘矶村人感到高兴,他们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好的出路,哪怕只是为了呼吸而离开,他们有多久没有像过去一样畅快地呼吸?夕阳透过灰色的气体,挂在龙王庙的檐角上,泛着金光。寺庙实在静的可怕,只能听到江边码头轮船的轰鸣,我们没有进去,只是在想,明年今日,还会不会有人来到这里,在佛祖的跟前,为自己的生活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

Copyright © 2011 gpactio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Coolhoo Support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岗顶龙口西路219号聚龙阁2103房 办公电话:020-84054109
邮箱:gpaction@vip.163.com
返回顶端
让大学生成为环保行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