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选择:[English][绿点微博]
站内搜索:
联系我们
高校协会之家
协会动态
『Fresh×广州营』流溪河的前世今生
来源:绿点 作者:绿点 发布时间:2017-10-31 查看次数:399
 

昨天,Fresh直播了“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调整方案”听证会,其中最受关注的问题就是流溪河水源地区划调整将带来的影响。

 

流溪河作为广州的母亲河,虽然重要,却还是有很多人对她不甚了解。今天,Fresh带你看尽流溪河的前世今生,体会漫漫流溪的人水之情。
【流溪河的前世今生】

流溪河位于广州市的西北部,由众多溪流汇集而成。发源于从化市吕田镇与新丰县交界处,先后汇集多条支流后,穿越黄瑶山峡(又称石马山峡)流入流溪河水库,始称流溪河,又称吕田河。从北到南纵贯从化市,再流经白云区的钟落潭、竹料、人和、江村等地,汇入白坭河,经珠江三角洲河网入海。自源头至白坭河口,干流全长156公里,流域面积2300平方公里。

 
流溪河集雨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支流有5条,分别是:牛栏河、玉溪河、分田河、小海水、龙潭河。年径流量28.4亿立方米,年平均流量90.1立方 米/秒,降雨集中在4~9月。流溪河在良口镇以上的河道穿越深山峡谷,水流湍急。自良口以下河流进入丘陵区,河面渐宽,河床坡度平缓。街口镇以下两条较大支流汇入,流量增大。下游流入广花平原,与白坭河汇合于南岗口。在从化市境内建有流溪河水库、广州抽水蓄能水电厂、流溪河国家森林公园。

当你从卫星地图上俯瞰流溪河,你能够清楚地看到窄长的绿色连绵的流溪河谷。流溪河从上游从化和广花平原集水,与小北江白坭河汇合后,在鸦岗汇入珠江西航道,再流淌穿过广州的城市中心。她就是这样一直哺育着广州这座城市,一直支持着广州成长为特大城市,她贵为广州的母亲河,私家河,救命备用水源,然而广州和流溪河却一直在相爱相杀。

【政府在行动】
广州对流溪河还是爱的很深的,对流溪河的保护不缺法规和方案。在近二十年内,有四部关于流溪河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出台,广州市政府也做了十多次专项整治行动。每一年几乎都有一次专门的整治流溪河的行动。广州对流溪河爱的宣言有这么一些:
1997年的《广州市流溪河流域管理规定》,
2011年的《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
2013年的《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
2014年的《广州市流溪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方案》,
2014年的《流溪河流域综合规划(2010-2030)》,
2014年的《白云区水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及水更清工作实施方案》,
2015年的《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开展流溪河流域水环境整治的通告》,
2015年的《白云区关于加强环境污染综合整治的实施意见(2015年-2017年)》,
2016年的《广州市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
2016年的《广州市城市环境总体规划(2014-2030年)》,
文件里面的流溪河都是重点中的重点,写得满满的都是爱!因为在饮用水源日益紧缺的今天,在水源地保护危机四伏的今天,无论是上游应急水源的保护,还是下游水源地保护区的保护,对流溪河来说,对广州这个城市来说,都显得格外重要。
【为发展经济取消取水点?】

然而,2015年的《广州市城市供水水源规划(修编)》,2016年的《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调整方案(征求意见稿)》,却是要取消流溪河下游重要的备用取水口---江村水厂的取水口,大幅削减流溪河李溪坝以下地区的水源地保护区(原来的沿岸纵深1000米,现在只保留纵深50米,就剩堤岸保护范围了)。

 

关于流溪河李溪坝下游水源调整的原因,《广州市供水水源规划(修编)环境影响评价》里是这么说的:

 

1)流溪河李溪拦河坝下游、西航道、白坭河等水源水质长期超标,不再适合作为饮用水源;

2)白云、花都的空港经济区战略,也对原有的备用水源的布局产生一定的压力,需要转变思想调整规划以适应城市的进一步发展。

 

简单一句话:水源水质不行了就给换掉,让位给地方的经济发展。
 
【我们的意见】

据了解,2010年北江曾发生重金属铊污染,在北江取水的南洲水厂受到污染的威胁,广州不得不启动饮用水源应急响应,广州这座特大城市正是受惠于流溪河的应急水源,平稳地解决了一次水危机。这么重要的母亲河,说调整就调整,以后再来一次饮用水源应急响应,流溪河还能承担吗?

 
水源保护区要做的是保护,而不是调整!如果水源水质变差了,那应该进行环境治理以及问责!下游水质变差了,上游就加强保护吧,下游刚好可以拿来发展经济。是这个意思吗?对不起,这个逻辑,我们不懂。我们只知道,如果你们能保护好下游,下游的水源地资格还用得着取消吗?现在你们说保护好上游,保证的了吗?等上游也被“无力”的保护成下游的样子,流溪河还能叫流溪河吗?在以前有水源保护区这块护身符的情况下,水质依然受到比较严重的污染,摘掉了保护区的护身符水质的保护更令人担忧。
 
正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经济发展的强烈欲望与流域保护之间便陷入了撕扯状态,到底选择哪一个呢?何不用利益来说话。
 
其一,生存利益。流溪河是广州唯一能够全流域控制的水源,如果西江、北江发生突发污染,流溪河将是救命水!因此,流溪河的保护应该是以河流流域整体性地考虑,而不应该为了下游的发展而将其割裂地保护。
 

其二,经济利益。为了流溪河下游的各种大项目的上马,流溪河的下游饮用水源保护区有可能被撤消并耗费大量的财政建设几十公里的管道建设新备用水源,这无疑是“斩脚趾避沙虫”。

 

其三,情感利益。以往在政府出台对流溪河的保护政策的时候,民众都是支持、积极响应的。流溪河李溪坝下游水源调整的通知出来,在环保组织发起的“1000名市民留言保住流溪河”的投票中,4313名广州市民参与投票希望保护好流溪河这条救命的水源。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甚至激动的说:““流溪河是‘母亲河’,但有这样对待母亲的吗,你下肢不行了我就给你截肢。”、 “以后请不要叫流溪河‘母亲河’,我们这些不肖子孙,不配!”。
流溪河的保护关系广州人民的情感维系,并不是简单的一条河流而已。
 
流溪河保护就像一场博弈,一边不断地披上法律和政策的保护盔甲,一边又不断地被各利益相关方虎视眈眈。流溪河,作为广州市的“救命水源”,在发展和保护面前,我们只有一种选择。我们应该以最严格的措施来保护她并划清各种边界的界限!
 
Copyright © 2011 gpactio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Coolhoo Support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岗顶龙口西路219号聚龙阁2103房 办公电话:020-84054109
邮箱:gpaction@vip.163.com
返回顶端
让大学生成为环保行动者